倉亮- If 01

*哥哥受傷,倉持跟教練講的前提
*雖然是原作設定but有點自我流,算是架空吧把他當架空好了<#
*橫濱國立大學Hssss,其實我只是喜歡橫濱然後哥哥他剛好又是神奈川人w
*注意手癌、歌詞戀距離遠愛走起
*ooc 我跪(#
-----------

停止了呼吸 果然會很痛苦
吸一口氣 3→2→1
還是很痛苦呀 果然還很痛苦
為什麼你不在這裡 在我身旁

與稻城實業一戰,青道高中進軍甲子園的夢想畫下句點,那年在紅土上滴下的汗水和淚水成為青春的一頁。
---------
「亮さん、我們是最強的搭檔。真希望能這樣一輩子呀!」練習結束後,一邊收拾用具倉持洋一笑著說道,和平常總掛在嘴角的壞笑不同,認真的神情讓小湊亮介微微愣了一下。

聲音把小湊亮介拉回了現實
「小湊,下場吧!」片岡教練一聲令下,過往的記憶突然一閃而過,看著弟弟春市上場,腦中一片空白
「可是教練!」拖著負傷推腳小湊亮介還想上前爭辯,結城哲也上前拍了拍小湊的肩膀,遙了遙頭。

回到選手休息區的小湊亮介,坐在板凳上,毛巾覆蓋著頭,連以往吵鬧不以的澤村,都感受到了凝重的氣氛
「亮さん......?」準備好冰敷袋的倉持出聲喚了聲
「為什麼!」平時總是微笑著的學長,突然站了起來提著倉持的領子就往牆上撞

「喂喂還在比賽呀」不知道是誰出了聲,小湊亮介悻悻然的放開了手繼續問道「為什麼要和教練說........」

「什麼為什麼?亮桑受傷了還想下場比賽嗎?」
「這點小傷.......」
「才不是小傷,多少運動傷害是這樣因為一時不注意而搞到一發不可收拾!」倉持越說越激動,搖晃著小湊亮介的肩膀,在最後默默的說到道「難道學長不想再和我一起搭檔嗎?」
再高漲的氣焰也因為這句話消停了些,想珍惜和這傢伙的每一場比賽,或許是自己太操之過急了
「是這樣嗎.....」輕輕推開倉持抓在自己肩上的雙手
「亮桑........」看到搭檔別開了頭,倉持也不好追問下去這個欲言又止的結尾
------
還能夠呼吸 我還活著呢
雖然還活著 卻好寂寞。
但既然還活著 就要笑著活下去
但你卻不在這裡 是為什麼呢…?

命運果然是造化弄人的,兩個人的錯過從來就不是因為什麼大不了的原因。

「與稻實一戰敗北,青道甲子園無望」
這是寫在眾三年級學長們高中棒球那一頁上面的註解,這三年來的努力給是給自己最好的交代,沒有誰對誰錯,輸了就打包回家,比賽就是這麼殘酷。
隨著夏天進入尾聲,三年級學長們的引退,棒球部回歸了正軌,傷心和不甘不能持續太久,要做好下一次出征的準備
學長們進入考試的衝刺階段,漸漸的也不再來看大家練習,接了副隊長一職的倉持,也為了失去最強打線的球隊和兩個天兵投手忙的焦頭爛額,把那份古怪一直壓在心底,直到畢業那天.......

畢業典禮那天天氣非常的好,天空很高很藍,襯著白雲十分美麗,澤村哇哇大叫的大哭聲搞得學長們苦笑不得,站在一起拼搏三年的球場上,看著學弟們和自己未完成的夢想,就算是硬漢如他們也不禁紅了眼眶
「青道就交給你了呀」結城看了御幸鄭重的說道,他知道這學弟雖然平常吊兒郎當但責任感和好勝心可是比誰都強
「你們這群混帳如果敢不打進甲子園,我就在看台上咬死你們」伊佐敷的怒吼依然這麼鏗鏘有力
「咕嚕~~~~」增子學長不要用肚子回話啊,學弟們忍不住吐槽
「我們是不介意畢業之後還回來教導學弟們如何“好好“打棒球啦」哇嗚小湊學長你的黑氣跑出來了呀,不知道是誰這樣尖叫失聲
道別完也差不多是離開的時候

「那個.....亮桑.....」臨走前倉持叫了聲小湊亮介
「怎麼了嗎?洋一」他笑著轉過身來回答
和以前一樣的亮桑......?不對總覺得不太對
「學長已經決定好出路了呀,是繼續進學嗎?」
「想不到洋一君還挺清楚的嘛」拍了拍倉持的肩膀
「亮桑一定要等我呀,我也要去和亮桑一樣的大學,我們在組一次二游搭檔讓他們看看我們大青道的厲害哈哈哈哈哈......?」笑著笑著看到搭檔表情一僵,雖然隨即掛回往常的笑容,但心細如他怎麼會沒有察覺
「亮桑........」
「時間差不多了呀,走啦」小湊亮介用力抓了一下倉持的肩膀,拍了拍後變轉過身,邊揮手邊往球場外走去

倉持愣在原地,肩膀上還殘留些許剛才被緊抓的痛覺
錯覺嗎?那雙用力時些微顫抖的手.....

评论(6)
热度(9)

© 兔羽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